知识吧 知识资讯 这一次,“孙燕姿”输给孙燕姿 |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

这一次,“孙燕姿”输给孙燕姿 |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

前几日,孙燕姿正式回应了“AI孙燕姿”的出现,而在这番回应里,我们或许可以看到关于“人类是否会被替代”这一问题的答案。不妨来看看作者的解读和分析,看看在人工智能浪潮下,人类应该讨论的问题本质,究竟是什么。

这不只是AI重构。

今年以来,ChatGPT以颠覆的姿态重新引爆人工智能。当大多数人还在消化“所有的行业都值得用AI重做一遍”论调时,AI时代的科技与狠活正袭击音乐圈。撇开海外乐坛不说,AI孙燕姿正在华语乐坛大杀四方。“她”凭借以假乱真的音色和唱腔、超出常人的“发歌”速度和数量以及涉猎广泛的反差曲风,迅速破圈,成为2023年以来最火爆的华语歌手。

01

有媒体统计,目前AI孙燕姿已经有超过1000首翻唱作品,诸如《发如雪》、《半岛铁盒》、《爱在西元前》、《水星记》、《难念的经》、《清明雨上》……远远超出孙燕姿本人出道23年的作品总和。在其带动下,周杰伦、陈奕迅、林俊杰甚至披头士等都开始被动AI化,成为赛博音乐世界的一部分,上线营业。

这批重新“出道”的AI歌手,主要依靠的是开源项目SoVITS 的 4.0 版本,这是一款基于AI音色替换技术的学唱软件。根据软件介绍和相关视频网站的教学视频发现,通过自主学习和深度学习技术,Sovits4.0模型可以模拟出不同歌手的声音,并且可以在不同音域和曲调下进行演唱。用户只需要输入歌曲的歌词和曲调,就可以让Sovits4.0模型自动生成一首唱腔完美的歌曲,从而实现对歌曲的自主创作和演唱。

在这款软件支持下,AI歌手出道,有门槛,但没有那么高。AI歌手重新翻红,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该歌手的音色获得永生,对于粉丝而言,哪怕只是对已故歌手的简单音色模仿,也是一种精神能量的延续,足够让人兴奋。这也是AI孙燕姿们在争议不断中,仍被广为接受的主要原因。

虽然很多粉丝坚信“会被模仿但不会被超越”,但依旧抵消不了大多数人的担忧,比如面对孙燕姿即将面临失业的调侃,她的粉丝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:逐渐隐退并回归家庭被归为“冷门歌手”的孙燕姿可能在唱歌方面再也无法打败AI孙燕姿。

更多的人会想到一个久违的话题:人工智能进化速度如此之快,人类会被取代么?

这种对技术的忧惧和对未来的恐慌是人类与生俱来的,并且像历史的走马灯,一帧接着一帧,不断往复循环。世界第一台计算机问世时,就有观点认为人类会被机器奴役,沦为“堕落的农奴”,这是人类“自取灭亡”。现代计算机之父艾伦·图灵在《计算机和智能》一文中,首次详细阐述了计算机代替人脑运算的原理,也曾提出“如果一台机器可以思考,它将比我们更聪明”的命题。

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·霍金在重点关注人工智能发展的同时,也多次表明自己的顾虑,他在给出“人类将被人工智能取代”这个著名论断时,甚至给出具体期限,“未来100年内,电脑将用人工智能技术取代人类。那个时候,我们需要保证电脑跟我们是同一战线的。”

02

这是一个不断打破技术上限的轮回游戏。直到今天,曾经投资入股OpenAI的马斯克在人工智能的道路上,走向ChatGPT的反面,他参与一项活动,签署了一封多位顶尖科学家联名的公开信,呼吁所有AI实验室立即暂停训练比GPT-4更强大的AI系统至少6个月。

“只有当我们确信它们的影响是积极的并且风险是可控的时候,才应该开发强大的人工智能系统。”公开信称,“这种信心必须有充分的理由,并随着系统潜在影响的规模而增加。”

马斯克的担忧夹杂着商人的狡黠,他左手反对OpenAI,右手推进TruthGPT的开发。

作为一名人类历史学家和哲学家,《人类简史》《未来简史》《今日简史》的作者尤瓦尔·赫拉利一直在关注AI和科技的进展,他在近日的一次演讲中,把这种忧虑无限放大。他认为人工智能正在以超过人类平均水平的能力掌握语言,而通过掌握语言,人工智能正在掌握入侵人类文明系统的钥匙。并且提出了与之前科幻作品中AI威胁完全不同的叙事。

他表示:“在最初的几年里,人工智能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模仿初期“哺育”它的人类原型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工智能文化将大胆地走向人类从未涉足的领域。”

赫拉利的叙事或许过于宏大,像笼罩在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一场梦魇,每个人都身处其中,但都因个体过于渺小,无法真正的切身感受这个庞大的命题带来的压迫感。那么,人类真的会被人工智能替代么?回到AI孙燕姿身上,从现实的细节处,我们能看到未来一角。

事实上,AI孙燕姿的歌曲初听还原度极高,但多听几遍还是缺少其本人在歌曲中释放的感情、情绪以及生命力。AI技术可以复刻阶段性的数据,进行演算,但依然无法复制人类在成长历程中沉淀的创造力、个性、思维力等特质。

03

5月22日,孙燕姿在社交媒体发文《我的AI》,以孙燕姿本尊回应自己对“AI孙燕姿”的看法。从这个回应里,我们能得到“人类是否会被替代”的答案。

这一次,“孙燕姿”输给孙燕姿 |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

她的回应,承认技术崛起势能的不可抵挡,“讽刺的是,人类无法超越它已指日可待。这种新技术将能够大量炮制每个人所需的一切。无论你多么小众、多么反常或者精神多么错乱。你并不特别,你已经是可预测的,而且不幸你也是可定制的。”

孙燕姿有妥协,也是调侃,“我的粉丝们已正式改换门庭,接受我就是一名冷门歌手的事实,而我的AI角色成为了目前的顶流。”

她还很坦诚的表达自己作为孙燕姿本尊对AI的的警惕和担忧:“之前我们一直坚信,思想或观点的形成是机器无法复制的任务,这超过了它们的能力范围,但现在它却赫然耸现并将威胁到成千上万个由人类创作的工作,比如法律、医学、会计等行业,以及目前我们正在谈论的,唱歌。”

但面对这一切,孙燕姿的态度是乐观豁达的。她把自己形容成“一个在吃爆米花,坐在电影院最好位置上的人。”劝慰粉丝也是安抚自己,“你跟一个每几分钟就推出一张新专辑的人还有什么好争的。”

最后,她表明了自己的观点“凡事皆有可能,凡事皆无所谓,我认为思想纯净、做自己,已然足够。

孙燕姿的这番回应得到大众极高的评价,除了简单的文采好、格局大的称赞外,更重大的深意在于她呈现了人之所以为人的底气,这也是我们自信人工智能短时间内无法替代人类的底气。她的心态也应该成为大众的参考。

这一次,孙燕姿打败了“孙燕姿”。

同样的,这个逻辑适用于人工智能正在改造的任何行业。正如OpenAI首席执行官萨姆奥特曼所言,人工智能技术将重塑我们所知的社会,可能是“人类迄今为止发展出的最伟大的技术”,将极大地改善我们的生活。但我们正视它会带来真正的危险,“我认为人们应该为我们对此有点害怕而感到高兴。

心存敬畏,才能在科技发展中把人工智能技术为人类所用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担心的不是技术本身,就像孙燕姿本尊并不过于担心AI孙燕姿,而是人类使用技术的动机。我们更应该关注,我们希望技术进化成什么样子,而非技术会把人类改造成什么样子。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

这或许才是问题的本质。

作者:唐辰同学,关注互联网科技及商业故事;公众号:唐辰同学

本文由@唐辰同学 原创发布于知识吧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

题图来自Unsplash,基于CC0协议

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知识吧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知识吧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zhishiba.net/5066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

Warning: error_log(/www/wwwroot/www.zhishiba.net/wp-content/plugins/spider-analyser/#log/log-2221.txt)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www.zhishiba.net/wp-content/plugins/spider-analyser/spider.class.php on line 29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