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识吧 知识资讯 我们的出路在哪里?

我们的出路在哪里?

当人们以为疫情平缓后,经济能迎来复苏时,各大企业陆续裁员,招聘HC紧缩,就业市场不容乐观。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层管理人员,是这次裁员的“重灾区”。面对生活的重压,我们还能做些什么?本文作者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与你分享。

最近身边几位中年朋友都被裁员了,他们正处于上有老下有小,且有高昂房贷的尴尬处境中。

虽然获得了不低的赔偿金,但最多就只能支撑三四个月,一旦房子断供,后果不敢想象。甚至有一位兄弟喝完酒当着我的面大哭了起来,房贷2万多,每月家庭生活至少1万多,父母年纪也大了,万一有个头疼脑热更不敢想。这个朋友被裁之前是互联网公司的技术负责人,带着十几个人的团队,但现如今他想短期内找个月薪3万以上的工作都很难。

我拍了拍他肩膀“别急,会找到工作的”,在座的几个兄弟沉默了很久很久……

一、年薪百万,开始带饭

大金是一家互联网大厂的风控负责人,身处金融行业,拥有丰富业务和管理经验的他有着不错的收入。大金深知职场人脉的重要性,时常会请周边同事一起吃饭或者喝杯星巴克聊聊工作。然而最近一段时间,那个平时呼朋唤友,招呼大家一起吃饭的大金突然开始从家带饭了,也很少约人去光顾星巴克了。

面对身边小伙伴的疑问,大金解释说为了身体健康,他要低油低盐戒除咖啡因。然而实际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2020年,迈入婚姻殿堂的大金掏空家里6个钱包,首付300w入手了一套700多万的住房。他的太太是老师,工作稳定,而他在互联网公司工作,有近百万的税前收入(一部分是股票),整体经济压力可控。

虽然疫情封禁,大金依然对未来保持着乐观的态度,小时候经历过2003年SarS病毒的他一直相信疫情终会过去。所以即便面对互联网裁员,加薪停滞,股价下跌,大金都没有丧失对未来的信心。想着疫情结束,一切都会回归正轨。

疫情放开后的4个月,一切似乎向着好的方向发展:社会融资数据逐渐转暖,房地产成交量和价格也小幅回转,国内旅游市场爆火,并且互联网裁员看上去已经远去……

可到了5月,先是CPI持续下滑近0,PMI处于50%枯荣线一下;房地产市场也突然转向下行,挂牌数量激增,大金的房子比最高点下滑了将近一百万;接着阿里宣布裁员,同时,腾讯多个事业部也开始裁人降本增效,就连如日中天的字节都传出要裁员的声音,原本以为平稳的互联网又掀起了一波裁员大潮。

看着估值下滑的房产,欠着银行的几百万贷款,以及即将生产的太太,虽然大金相信公司不会裁到自己头上,但对未来的预期却变得越来越悲观。他戒掉了每日两杯美式、减掉了五六十元日式定食,每天可省下100元左右。这对于他来说就能减轻房贷压力的十分之一。此时的他只想多攒点钱,尽快把银行的贷款还掉,甚至开始和老婆讨论,如果真遇到黑天鹅事件,手头房子该如何处理的问题……

二、中产大幅缩水

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今年前四个月,个人所得税总计5384亿元同比下降了2.4%,创下了过去十年的新低。要知道即便在疫情爆发的2020年,前四个月个人所得税也保持了微增。

我国个税起征点是年薪6万,扣除五险一金和个人专项,基本上十万以下的个体不怎么缴税。所以说,能够上缴个税的,可以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白领了。

而富人的收入多样化,很少通过工资薪金获得,因此一直以来个税的缴纳主体就是拿着工资,吭哧吭哧上着班,依靠出卖自己时间换取收入的职场白领们。

个税同比下降,就意味着白领人群的收入在持续下降。如果说收入下降是冰雨,那扑面而来,持续不断的企业裁员,便是叠加在冰雨之上的寒风。

最近有个大热点,阿里系宣布裁员,而具内部人员透露,裁员规模约2.5万人。

2.5万人是什么概念?相当于裁掉了一整个中等互联网企业的员工。口罩放开后,大家本以为持续了3年的互联网“减员增效”终于结束了,没想到现在还能来这么一波猛的。

其中阿里云和天猫都是公司内效益不错的部门——如果部门效益不错都还要大幅砍人,那现在还能有什么工作是稳定的?

让在职场中所有白领们惴惴不安的,既有未来可能砍来的“屠刀”,更有自己并不稳固的“安全垫”。

依靠出卖自身来换取收入的打工人,其经济模式终究是十分脆弱的。

与富人阶层不同,白领们并不掌握土地、厂房、资金等可以直接创造价值的生产资料,主要收入还是来自于出卖自身带来的劳动收入——这点其实和外卖员,滴滴司机没什么区别。

与穷人阶层不同,白领们的收入是多,但同时支出也要多出不少。最近网上盛传的互联网大厂中高层”作死三件套”:一个全职照顾家庭的老婆,有两个读国际学校的孩子,还有500万以上的房贷,其实是许多吃到高薪行业红利职场白领的现状。

当下不只是互联网行业,过去的高薪行业,比如金融、房地产等行业都在下行裁员。以房地产为例,2022年超过85%的百强房企都在精简人员,而过去四年地产开发从业人员减少了40万人,上下游产业减少了近600万个就业岗位。而这些人,正是白领阶层的主力军。

依靠行业的东风,他们赚到了丰厚的收入。然而家庭资产却出奇的一致和不健康:主要家庭资产以房产为主。

因此一旦遇到行业下行,所有人理性的第一反应就是节省开支,出售房产偿还贷款。而因此带来的挤兑又进一步降低了房产售价,导致家庭资产的进一步缩水。

一面是资产的持续缩水,一面是工作的不可预期,白领们面对不可预期的未来,惴惴不安……

三、减员降本将会一直持续

网上盛传,说随着阿里裁员落地,杭州的就业市场将进入地狱难度。

就业难度如何,我不好判断,但身边的猎头朋友告诉我,一些被裁撤的阿里高P为了找到工作,不惜大幅降低薪资。不少阿里P8愿意接受60万左右的薪水——而在过去,阿里P8普遍年包在150w-200w左右。

过往大家总说企业降本增效就是变相裁员,而现在的就业市场,企业不只是裁员,也在招聘。只是招聘时对于候选人的要求变得十分苛刻,很有一种进入打折超市挑挑拣拣的感觉。

Judy是一位工作四年的数据分析师,2019年入职的她工作不久就遇到疫情,之后就一直在第一家公司工作。由于疫情原因,公司一直没有给她加薪,月薪只有12k左右。

统计学本硕的Judy在数据分析能力上底子不错,并且在第一家公司工作时积累了不错的金融行业分析经验。她对于自己当前的工资很不满意,所以决定去换个工作。

因为身边的朋友告诉她现在就业市场很不好,所以最初她内心还非常忐忑,担心自己没有面试机会,于是就海投了简历。没想到简历投出后一下就收到了近10个面试邀约,其中有4家互联网中大厂的邀请。

有些吃惊的Judy赶紧调整策略,重点面试放到了这四家互联网企业上。结果过程也很顺利,成功拿到其中3个offer。

Judy本以为自己握有这么多offer,总能拿到满意的offer。但不管怎么谈,几家企业似乎是私下达成了某种共识一样,对薪酬涨幅始终卡在30%不肯让步。无奈之下,Judy也只能选择了其中一家平台比较大的企业,接受了这份薪资。

无独有偶,Helen最近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。工作三年的Helen去年年底被裁员,她最近一直在找工作。被裁时,Helen的月薪是15k,她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平薪的工作尽快入职。

然而面试了6个月,Helen发现面试通过的岗位都给不到她15k的月薪,很多企业直接杀价到10-12k。开始Helen感觉受到了很大的侮辱,果断拒绝了offer。

可时间一长,Helen发现这似乎是市场给她的”统一定价”。”我之前明明就是15k月薪的水平啊,难道我现在水平真的这么差么?”,迫于生活,Helen只能接受了一份12k的工作,但她内心去很难接受,自己的薪酬不涨反跌。

事实上,现在就业市场并不缺少岗位机会,只是企业的要求与之前相比高了很多,而薪酬又低了很多。现在企业招人,要求候选人行业和岗位经验匹配,工作能力不只是符合更要超出所在岗位的要求,同时还看潜力,卡年龄,卡学历。

比如明明一个中级分析师岗,企业会要候选人具备高级分析师的能力,而薪资只给中级分析师的薪资。通过这样的方式, 企业成本没变甚至还有下降,但招聘到的员工能力还在提升,是妥妥的“降本增效”,资本大赢。

可从打工人看来,明明职责更重,工作更多,可拿到手里的钱却更少了。然而形势比人强,即便再有不满,又能怎么样呢?

四、白领们的新对策

资产缩水,收入下降,被逼到绝境的白领们并没有坐以待毙。事实再次证明,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限的。

在薪资下降后,员工们首先应对的方案就是摸鱼。毕竟涨工资很难,但提升单位时间的薪酬很容易。摸着摸着,工作性价比就上来了。

Kevin是一家互联网研发团队的Leader,带着10来人的队伍。原本是拼命三郎的Kevin被公司各种考勤规定和克扣绩效的手段整恶心了,现如今也进入摸鱼状态。

但与其它初级摸鱼的员工不同,Kevin摸鱼的手段非常高明,他开始为自己所负责的所有工作制定SOP(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,标准作业程序),所有的需求和研发工作都要求按流程来。

从表面来看,Kevin是规范了标准动作,提升了团队管理成熟度。然而事实上,由于SOP是Kevin自己制定的,其中本来就给自己团队留了buffer;同时,因为管理更规范了,所以就要投入必要的管理成本,团队能投入需求开发的时间就要缩短。如此以来,原来只需要一次会议,甚至一次讨论就能启动的项目,变成了SOP里冗长的流程,而团队的需求压力就自然而然的降了下来。

自从有了这套SOP,Kevin和团队成员便能顺理成章的摸鱼了,每天按时上班,到点走人。而这套模式也成了其它研发团队纷纷效仿的“最佳实践”。

工作上能摸鱼,就意味着有了空余时间。眼看自己薪资没有涨幅,不少职场人准备成为斜杠青年。

在众多的斜杠方案中,利用私域卖货无疑是门槛最低,成本最少的一种模式了。

疫情三年的封城,已经让老百姓养成了通过社区团购物的习惯,甚至不少小区里疫情期间还建立了居民群。

社区团购只需要申请一下供应商的帮卖,然后在私域社群做一下转发,即可等着拿提成了。这个过程里,最看重的是团长的选品和社群维护能力。

小琴是一家企业的业务运营,拥有不错互联网运营能力的她,选择做社群团长作为自己的“第二职业”。

“工资就是这点工资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老板裁了,还不如趁着自己有时间,打造一下自己的私域社群卖卖货,做得好了也是自己职业的一个安全垫”,小琴在每天上班时,总会抽出一些摸鱼时间来运营自己的私域:与自己群里的客户沟通,了解客户需求,解决客户问题;加入大团长群,每天浏览选品;在小红书上分享自己的团长心得,从公域导入流量……

前段时间,组内有一个裁员名额,在其它小伙伴惴惴不安时,小琴就显得有底气了许多。

“我这个帮卖一个月GMV能做到6w多了,提成也有1w多。如果真裁了我,我就全心全力做社群团购,也有一份收入”,小琴谈起自己的副业时,充满了骄傲,“当然,我肯定不会主动申请,毕竟社群团购也花不了我太多时间,边上班边做性价比最高。”

与Kevin和小琴不同,当下职场依然还有一群人,坚信提升自我才是最正确,最有性价比的投资。

CY最近因为过于劳累,患了急性胰腺炎,不得不住院治疗。

躺在病床上,被禁食的她只能靠补液来保持电解质平衡。然而此时的她依然放不下手头的工作,虽然电脑被医生禁用,她还是坚持用手机参加团队会议,保持着旺盛的工作欲望,即便她有时会恶心的说不出话来。

“我知道我是另类,是很多人眼里的卷王”,CY对于自己在同事中的评价很清楚,“平时我是团队里最晚一个离开的人,周末不加班我也会报课学习,持续保持自己的职场竞争力”。

“我知道现在职场环境不好,可我更相信,职场终归才是打工人的’正途’”,CY不是很理解那些躺平摸鱼的斜杠青年们,“如果真的想做副业,不如就辞职了专心做,一心两用到头来肯定什么事情都做不好,不是么”。

“职场是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我躺在病床上参加会议,哪怕我不说话,也代表一种态度”,CY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有着非常清晰的想法,“就算经济环境再差,职场总还是有升迁机会的,当这个机会到来时,如果你平时不争取,怎么能落到你头上?”

正是因为这么想,CY在周边同事异样的眼光下,依然还是继续坚持“努力、奋斗”,哪怕在别人眼中,她就是让所有打工人讨厌的“卷王本王”。

五、结语

在当下的职场中,所有人既是幸运的,也是不幸的。

幸运在于我们或多或少都经历了经济奇迹般发展的30年,即是见证者,更是受益者。不幸在于,过去经济一路向上的高速发展期已经过去了,而且一去不复返。

作为没有经历过”新常态”的职场人而言,我们并不知道该如何调整自己才能适应这个全新的环境和未来,应该如何去做才是正确的选择。

无论是缩衣节食的大金,降低薪酬预期的judy和helen,摸鱼的Kevin,斜杠的小琴还是奋斗的CY,都是这个时代下一个个职场人的选择缩影。

我不知道哪个选择是正确的,但至少他们没有彷徨,没有等待,都在努力的调整自己去适应环境的变化。当下世界的环境很复杂,但我坚信一点,那就是虽然经济当下很艰难,但未来一定会慢慢变好,只要不放弃,只要能够坚持下去,每个人职场人都能得到一个符合自己预期的结果。

作者:Ray;公众号:职场旋风(ID:zhichangxuanfeng);

本文由 @空白女侠 原创发布于知识吧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
题图来自 Unsplash,基于 CC0 协议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知识吧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zhishiba.net/5265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

Warning: error_log(/www/wwwroot/www.zhishiba.net/wp-content/plugins/spider-analyser/#log/log-2702.txt)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www.zhishiba.net/wp-content/plugins/spider-analyser/spider.class.php on line 2900